过路人

记第一眼就爱上的文字

给囚徒

那还是在刚萌上GGAD的时候。机缘巧合看了一篇hp设定的同人,就对这个设定产生兴趣。接着便是在不多课余时间磕磕绊绊把hp补完了,又经过对其同人,作者的一些评论的了解后,站定了格邓这个cp!

自然地,不久后就在tag看到了囚徒太太的第一篇ggad——当我们谈论爱情。

谈论的爱情,是永恒不变的。即便失去载体,不过释放到蔚蓝天空,但永远也不会消失。神庙即使早已荒芜,仍然是祭坛,即使坍塌,仍然是神,这是无法变更的事实。他们的爱情是高尚的,形体虽灭,精神永存,爱意不变。开始与结束都是苦艾与糖,痛苦与快乐,而快乐的时光只有一点点,苦却苦了很多年。余生只得回忆慰籍。随他一起葬下的杂志和玻璃糖纸,心口皱巴巴的苦艾酒的配方,都像一个世纪前一切都美好的样子,那么这个世纪究竟是怎么度过的呢?仅仅用一个夏天的记忆怎么捱过一个世纪呢?无法想象,当他们想起他们的相遇,共舞,争论,他们会是什么表情?微笑?沉思?悲伤?怀念?他们是如此相似又不同,如此相爱却刀剑相向。到了后来也没有改变,都是怀着满腔能将氧化铝融化火热的爱意策划或迎接死亡,于是与蒸发的泪与汗一同融入空气,相遇在柳树,在雨水,在土地,在空气,在世界的每个角落,像是没有期限和约束的旅行,直到世界的终结两人也不会再分开,爱意将他们系在一起,解不开断不了。

他们的相遇像是一束绚丽耀眼穿破混沌,像一泓甘泉浸润将枯枝条,像一下火石碰撞燎原烈火。他们同样是天才,同样孤独,同样让人望尘莫及,同样耀眼。而相遇后,他们一见便钟情,互相吸引,沉迷于对方,那样炽热的感情燃烧在夏日。命中注定般他们相爱,本该像那篇戈德里克山谷里的婚礼一样。有温柔的阿利安娜做伴娘,半哄半骗让阿不福思不情不愿做了伴郎,一切都完美地进行,满载蜜意的乐声,充满欢笑的树林,精致优雅的礼服,柔美斑斓的月光,还有整夜肆意欢快地跳舞,一切都那么美好。他们甚至带着妹妹和爱斯梅达拉去埃及,去尼泊尔,去新西兰,去非洲的古老部族,去克里特岛,去世界任何迷人的地方,去探访各个神秘瑰丽的文化。在暮年还能奢侈地对此感到厌倦,虽然是仅一天的苦闷。时间将爱情藏进小匣子,激情慢慢褪色,以至于盖勒特几乎忘了那是个什么感觉。旧物把匣子撬开一条缝,爱意就迫不及待散入空气中,苦闷被赶走,所谓七十年之痒无声无息在深夜默默离开。
一生都这样爱着。

而意外总是猝不及防发生,把那所有绚烂图景都毁个干净,他们的关系如同极光,璀璨而短暂。疯狂地灼烧过后,只有灰烬留下。一人怀着惶恐避开英国,一人也同样恐惧真相。越来越来多人给邓布利多写信,把“救世主”这个具有虚无缥缈的头衔戴在他头上,可他也决定了结这纠缠不清的关系,宿命般的对决是逃避不了的。世人只知道他们伟大的救世主打败了大魔王,他们的正义胜利了。他们不知道,玫瑰和蛇原本是亲密的朋友,蛇也会面颊鲜红,玫瑰却鳞片闪闪。他们也不知道救世主和大魔王原本是爱人,魔王让爱放下武器,甘愿被囚于高塔,救世主在灼人的阳光下,把与魔王相似的棱角一点一点削去磨平,成了圣人,终日与书籍相伴。

那场决斗其实是他们的葬礼,随着一方的落败,两人都将死去一点。“离别,就是死去一点点”如果灵魂是有形状的,那离别就是让这形状缺一块,不再完整。不再完整的灵魂,还要支撑多久?分歧不是不存在,争吵不是不存在,埋怨也不是不存在,可,爱也同样存在,甚至在那些都随时间淡薄后,爱仍然分毫不差地存在他们心底某处隐秘不可告人的角落。
他们相爱了一个世纪。可是人们对此毫无所知,他们只看见坚实的长堤,不知早已蛀空,穴道相同。只在他们死后,写上几本书,恶意揣度他们,总以为自己看见了邪恶,傲慢地肆意诋毁他人。可已不能再打扰他们,最好不过了。

“或许只有死亡才能再次穿越千里的距离和心的隔阂了吧”

或许还有白日梦。梦境有多幸福,现实就有多残酷,甚至更多。
韦斯莱兄弟真是才华横溢,着实聪明,贩卖梦境,完美的梦境,不留一丝遗憾全是他所希望的。把那所有他的魂牵梦绕求而不得都给了他。没有意外,没有魔王,没有决斗,没有生离,没有死别。不过三十分钟,把他一生都过完了。
“惟觉时之枕席,失向来之烟霞”梦醒,美好的愿景都已消散。方觉“真实”对他灵魂的钝击,心脏像被人用手攥住,呼吸有些不太通畅,总也不够氧气似的,拼命地吸入空气也无法缓解压在全身的沉闷,那感觉太过鲜明无法忽视。他决定改正一些错误,他没来的及穿往常的紫色长袍,驾着马车飞往心之所向的那方。曾经骄傲的盖勒特也会幻想有天阿不思会来接他,可炸弹还是把他吓坏了,或是轻飘飘的太不真实让他迷惑,这是梦境还是现实?
他被带回霍格沃兹藏起来了。

也许在错过半生后,他们还有一场老小孩的恋爱。盖勒特在别人面前成功维持一个魔王的高冷,而在阿不思面前却是个话痨,像是要把分开的时间里想说的话一股脑倒出来。他们一起变老,珍惜着让人沉醉的时间,享受舒适的温存。

于是在簇新爱匣中的永恒之爱
自能远避年岁带来的磨损与灰尘
自能免皱纹唐突挤占一席之地
好使暮年残月永伴不死的青春

真实,这残酷的真实。再没有比现实更残酷的了,他们生而荣耀,死得悲哀。本都是意气风发的少年,彼此吸引,可一个夏日便结束了所有。接着便是决斗,分离半生。苦心竭力策划一场死亡,为了打败魔王为了拯救世人,大概也为了解脱,为了从圣人这名号里解脱。誓死不愿说出的秘密,藏起的真相与身躯一同坠入大海。是否有一张肖像画帮他们见证那个疯狂的夏日,记住充满空气的爱意,记住盐味的爱情?倏尔远逝的青春在画像上留下爱的痕迹。

愿离世后,他们能 常伴彼此,爱意永恒!

突然想给太太写个长评,就把几篇都混在一起,文笔有限见谅……
疯狂给太太打call!!!超爱太太(⑉°з°)-♡想勾搭太太好久了~但感觉太太似乎很忙的,一直不敢打扰太太……结果还是厚着脸皮趁假期来勾搭了233
太太这里温墨,该怎么称呼太太?(球球怎么样?感觉萌萌哒\(//∇//)\) @囚徒
端午节快乐!!吃了粽子吗~

评论(1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