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路人

给最爱的球~


嘿嘿嘿,长评!



午宴之歌奏响,他们去这场旧日恋人的约。

暂且放下那些沉重的枷锁,越过黑暗的深渊,穿过一切的屏障,他们只是去赴一场恋人的约,就像大多数情侣一样。

他们一个从远方移形而来,一个已在此等候数日。他们都是同样的期待,阿不思仍然比盖勒特早到,盖勒特则更早地来到这个城市。爱情不会被风雪掩埋,寒冷不过是拥抱的理由,就像盖勒特需要找一个理由来顺理成章叫出阿不思的名字。他一眼就认出他,他向他走去。走向心之所向,即使是如此之长的时间,他仍如此迷恋着对方。阿不思的名字折磨着他,他享受着这名字带给他的疼痛,他注视那双蓝眼睛,这双眼几乎是阿不思一步步走向圣人的证明,它是那样的蔚蓝,如大海般的深远,柔和,装着怜悯,对世人的怜悯,这又是救世主的模样。世事这把刻刀把他的阿不思雕刻得越发像个圣徒,棱角变得圆滑,内心的激情被抚平,成了个永远睿智,冷静的忠诚的圣徒,只等着做那个所谓的救世主。

他们仍然默契,果酒很称他的心意,酒香逸散到空气中,一如多年之前的夏天,葡萄园的芬芳。他们在巴黎度过愉快的两天,没有落空的愿望,沿着塞纳河散步,看那些精致的画廊,总之一直一起。可信仰高高悬于头顶,提醒着他不能回头。他还是放出送信的猫头鹰,竭力将夏日的欢愉沉入心底的桃花潭,最好别再浮出水面。毕竟已经逝去的再也回不来,直线相交之后便渐行渐远。

我遇见你,我记住你,你天生适合我的灵魂,只是这座城市不适合恋爱,我们也不再适合继续下去。但这座城市会记住我们曾在这里约会,忘却烦忧,不顾立场,单纯作为爱人的两天。之后,一切该按照预定的命运走下去,无论我们是否仍然深爱。但,巴黎的寒冷与温暖都不会消失,它与你同在,是一席流动的盛宴。

想象中,他们应该有这样一次约会,二十八年足够一些情绪的平复,可事情往往不是冷静下来就能解决的,那个夏日的惨烈更像一个开始,阿不思注意到了,所以他别无他法,他选择怜悯,选择既定的命运,既定的死亡。柳树下的夏日应当被放入尘封的锦盒,最好是金制的,不会被轻易腐蚀,也不用放入冥想盆中慢慢思量,只是他最珍贵的财富。毕竟,他们除了爱与记忆,没有更多了。偶尔拿来与酒作伴,是美好梦境的序言。


冬日的风是刺骨的,寒冷在室外是无法抵御的,风会夹杂着寒气侵入骨缝。森林里有座木屋,将纷飞的雪花与冷风隔在屋外。他们带着从森林里一点点获得的松果与栗子,走进木屋,燃起温暖的火焰。他们拥抱,亲吻,品尝佳肴与爱人~    光滑的玻璃窗映着对方的脸庞,透过窗,外面仍是银霜的世界。风与雪缠绕在一起,一同在空中盘旋飞舞。

盖勒特像雪,阿不思像风,他们冬天总是要偎依在一起的。风又是虚空的,伸出手去抓也只能得到一握空气,而风早就从指缝中溜走。可他想捕风,就像捕捉闪电一样,捉住这耀眼却短暂的光芒。(这里突然想起以前那篇闪电和陨星)他从酒精的麻痹中醒来,却仍然沉浸在仿佛昨日的幻梦中,意识到,他要去捕风,去摆脱无边的孤寂。

风雪夜归人,也许他在酒醒后驾着马车,恰好在午夜时分从天而降,他朝思暮想的人惊讶得看着他,他冲过去拥抱他,终是归人,而非过客。


唉,这次没有上次长。毕竟,时间是硬伤啊QAQ,滚回去投入试卷堆,被试卷淹没,不知所措QAQ但我仍然是爱你的,么一个。下次再有时间估计就寒假了,略虐。

 @囚徒 

评论(2)